浮黑说话

这时候天已经晴了,阳光拉长我们的影子……

Subscription Options

登狐尾山,路遇毛虫草

Posted on Aug 29, 2008 - 21:12 by 浮黑 in 今日头条, 光影流连, 命题作文 | 14 Comments | 98 views

昨天爬山,在狐尾山上碰到一个老朋友——许久不见的毛虫草。

有人会说:这不是狗尾巴草吗?这个……不管,小时候,我们都叫它毛虫草。

印象中,我以前认识的毛虫草要比照片上这位新朋友粗犷些,没那么秀气。或许是因为云南的山比较大,气候也比较干吧。当然,新朋友经历几个月风雨后,说不定也会从窈窕少女变为粗俗大汉的……世事难料,大家不都这么说么。

粗犷还是秀气,无关紧要。要紧的是,我想起了当年常和老毛虫草玩的一个游戏——

在木板上钉两根粗铁钉,把一根细橡皮筋绷在它们之间,形成两条平行线。然后,将毛虫草顺向架在橡皮筋上。放稳后,随便捡块砖头,轻轻敲击木板,毛虫草就会顺着橡皮筋向前蠕动,仿佛真变成了一条毛毛虫……

很简陋,但玩起来就是很开心。

多么容易满足啊,多么容易快乐啊,那时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标签:山上, 毛虫草, 照片, 狐尾山, 狗尾巴草, 随笔

相关日志

14 Comments

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

  1. page, 2008年8月29日 23:12:

    我们小时候都是拿这个编东西,到初中才有人喊它 狗尾草

    浮黑,

    这种草能编什么东西?

    page,

    编草帽。。。。。。

    浮黑,

    我还以为是蝈蝈笼呢……

  2. IZK, 2008年8月29日 23:48:

    好像我们这里路边有很多很多

    浮黑,

    这么说来,厦门估计也不少,可能平时都没留意身边的东西……

  3. 第四叶, 2008年8月30日 00:02:

    到处可见的~

    浮黑,

    呵呵,下回拍个你没见过的 ^_^

  4. thirteen, 2008年8月30日 00:04:

    我前几天也拍了一个,工厂里有的是.

    浮黑,

    工厂里长草?

  5. Yacca, 2008年8月30日 17:24:

    我家这边叫狗尾巴…

    浮黑,

    好像大部分人都叫它狗尾巴来着,就我们那边不一样……

  6. 怒风, 2008年9月2日 12:40:

    我这里也是叫狗尾巴草

    浮黑,

    看来毛虫草果然是少数派

Leave a comment

Get a Trackback 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