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鲜热辣蚊子尸体,本店有售

Featured

年初,有网友在微博上发起“晒晒你的网购账单”的活动。我这人比较好事,登录支付宝一查,吓了一跳:从2006年年中到2010年年底,短短四年半,我在淘宝上竟花了10万元!这还不包括在当当、卓越买的书和在新蛋、京东买的电脑器材。

堕落啊堕落……忐忑中上网一问,才发现大家都差不多。不知不觉中,网购已经成为年轻白领的主要“败家”方式。
Continue reading

一个渎书人的阅读变迁——从PPC、Palm、Android到E-ink

我是个渎书人。

当然,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。渎书人并不是一个可以长久从事的职业,我的大多数同行在出道的三至五年内就已光荣蜕变,不是升格为藏书人,就是沦为厌书人。像我这样硬挺十年许,兢兢业业从事渎书大业的,并不多见。

我童年时代的理想并不是当渎书人,而是当读书人,因为父亲曾经告诉过我,只有读书人才能享受到形而上的快乐,才能不被三俗左右,才能成为纯粹的大写的人。目标出现偏差是因为上大学时碰上扩招,毕业后工资太少,衣食无着,连读书也成了奢侈的事。

 

Continue reading

SugarSync:比Dropbox更彪悍的网络同步备份服务(2011.1.16更新,增加麦库推荐)

那天,老宋说,范博士后电脑上的重要资料给弄丢了。

俺不是好人,没心没肺地回了句:切,干嘛不备份到网上?

同情心不足是浮黑大人的不对,但备份工作没做好绝对是范博士后的错啊,真的怪不了别人……

Continue reading